破念‖破碎执念

主韩蒋||哥哥组不定期玩耍。所以吃韩蒋么。兄弟组很好吃的x

【包策||新年联文】开封奇谈之这个联文不太行(第六棒)

*网剧开封奇谈·包策cp群新年联文活动。要求:第一棒以甜开头,以虐结尾,第二棒以虐开头,以甜结尾。后面几棒以此循环。

#絮絮叨叨的说几句,到我这一棒其实是拖的相当久的,相比前面的,似乎没太虐起来也没有走多少感情戏,只是把上面几位太太的埋的线索改结束的结束没有结束的就凑到了一起。
#大概拉低水平我也很愧疚(…。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把所有的线塞在一起,如果bug的话,就我撒个娇xx就当没有看见好么2333。下面越发精彩!!请大家继续期待♡

本篇:1 2 3 4 5 
番外:1 2
上一棒 @同饮六月雨

以下正文:

冰凉的匕首顺着胳膊的血脉慢慢滑过,恰到好处的力度正巧让匕首的尖划疼却没有流血,虽然这些微弱的的疼痛比不上药物对身体的伤害。但是现在任何一点疼痛的成为公孙策的负担,低低的泄出几声喘息,被疼痛笼罩的身体,让眼前除了黑暗就是黑暗。
“公孙策。”天师放下匕首,转身坐在公孙策对面给自己倒了杯茶“你可知道民间传说这包拯是文曲星转世,屡破奇案公正无私,却不知,仙君和展昭一文一武护在包拯身边。包拯此刻正在审案吧,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了自己的挚友,已经快要踏入轮回了吧。”
“天师,你知道这天下是谁的天下么。”
“什么?”
“是侠义的天下。”公孙策说的很慢却很决定,纵然全身被疼痛缠绕冷汗不止,但是公孙策这几个字却说的分外清晰。说完之后公孙策不在言语,这个时候昏迷过去应该更好受些吧,但是公孙策不肯,他要清醒着,清醒着等到援兵来救,他要清醒的看到自家大人依然安好。
“而且我信他。”
“这个时候还在信他么?”
“我信他。”

“黑狐狸,你可别折腾我了,我家大哥还没回来,到时候出来岔子我可担当不起。”蒋平侧着身子坐在板凳上,杯子里的水已经冰凉,小五怕是去了那个地方吧,果然这孩子无论想干什么,都没能想到几位哥哥的感受。
大哥因为轻功最好,所以被秘密安排了任务,而擅长缩骨功的三哥被包拯安排这去接应着庞籍,纵然不能带出,也要护他们安好。
“我来干什么还能瞒得住蒋四爷么?”智化苦笑的摇摇头,自己为了就喜欢的人,没想到反而把自己陷下去了,想必这蒋四爷生气了吧。
“狐狸,这次你这个做过了,虽然你做事凭心而行,但是却没有做过对不起侠义的事情。”
“水老鼠。”智化转身,扶着窗户低低的叹了口气“喜欢上了又能怎么办。但是。”
“老四。”一直靠着墙壁的韩彰站直的身子“公孙先生,必须要救,至于智化,结束了再说也不迟。”
“是啊是啊,韩二爷说的对,公孙策被天师带走我一直觉得不安,天师远远比襄阳王要深的多。”智化松了一口气,幸亏二爷圆场不然真的不好收场,感激的看了一眼韩彰,却不料那人不为所动。
蒋平自然看在眼里,也不说什么“既然如此,按照狐狸的说法,我们将计就计,让他们自己解决自己人。”
“你的意思是说,借刀杀人,让襄阳王除掉天师?可是我们怎么样才能让襄阳王这个老狐狸相信我们。”智化自然明白蒋平的意思
“天师叛变是真 有什么不信的。二哥你陪智化给襄阳王演一出戏。”
“听你安排。”韩彰点点头,自己当然相信自家弟弟的决策。
“二哥,无论如何纵然出来什么意外,都要等我带人过去。”
“嗯。”

包拯站在公堂之上,下意识的望着本应该属于公孙策的主簿席位如今只是随意找了一个人在记录公堂之上的事情。
刚刚的吐血估计吓坏了展昭,变身损伤的是自己的身体,但是,包拯下意识的触碰了一下自己胸口的月牙部分,变身状态吐血至今还没有出现过。包拯抬手擦了一下额头,向来冷静黑色脸上并没有显现其他的表情。
公孙策,本府又推你入险,你可曾埋怨过我?
“大人。”展昭握着手里的剑,他看不出来自己追随的大人此刻心里想着什么,而公孙先生一直没有消息,唯一能知道的是还活着,虽然跟随大人多年,知道有些事情到了时间就会知道,可是关于公孙先生……!
“展护卫。”包拯转身,背对展昭“吩咐王朝马汉带着衙役随我去襄阳王府,你去皇宫一趟,无论如何都要带着禁军去襄阳王府。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先保护好先生懂么?”
“是。”
“希望本府交给卢义士的事情可以顺利完成。”
“……他们一定可以的。”
“张龙赵虎,看好李老爷和野利重川,想必襄阳王和西夏的人会派人救援活着杀人灭口,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得逞”
“是。”
“包大人,蒋四爷求见,说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包大人配合。”
“请他进来。”包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蒋平现在找过来定是有些方法。

智化带着韩彰来到襄阳王的府邸时,再一次重复了一下自己和对方的台词,虽然韩二爷没有蠢到三爷那样,但是这计划关乎着所有人的姓名不可出一点马虎。
“您回来了,襄阳王在客厅等您,”小厮正要带智化进去,这时才注意到智化身边被绑着的狼狈不堪的人,碎发挡住了脸上所有的表情“这是……”
“这是我带给襄阳王的礼物,这可是关于那个事情至关重要的礼物”智化抬手推了韩彰,韩彰踉跄了几步,没有说话,小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带着智化进去了。
“哦?智大侠,这是?”襄阳王如今什么都不知道依然生活滋润的抱着美人饮酒。
“我给你送一份大礼,交换条件是,那个人完好无损。”
“那就要看看你的大礼够不够这个条件。”
“韩彰,五鼠之一。”智化笑着看着襄阳王“你的天师他联合开封府了。”
“什么?!不可能。”
“那你可以派人找找我们的棋子公孙策,已经你的天师。”
“来人!”
智化看着襄阳王的反应和蒋平自己预算的差不多也就安心了些,接下来就看蒋平和韩彰的说辞了。
被智化赋予期待的蒋平刚刚和包拯包拯详细谈妥当,先由襄阳王和天师内斗,然后再派兵过去,大哥那个时候估计也差不多将周边的将军处理好,起码不会让襄阳王瞬间拥有多少不可阻挡兵力。
然后韩彰韩二爷负责保护公孙策,徐庆在庞籍身边护着。
“本府明白”
“蒋义士,互他周全。”

公孙策能感觉的到自己的血液流出身体,灵魂一点点的抽离,意识迷糊不清,连天师在絮絮叨叨什么都听不清了。
但是公孙策却看到了,看到了当年的包拯意气风发的说,我是包拯大宋的包拯。
但是公孙策却看见了,那个握着自己的手,给自己暖热之后再悄悄松开的包拯。
但是公孙策却看见了,包拯握着自己的手说,再也没有人能伤先生一分。
包拯第一次迷茫的时候是自己的恩师杀人,那天包拯问自己公孙策,如果有一天包拯犯了法你会怎么办。
“我认识的包拯绝对不会犯法。”
然后那天包拯忽然就笑了起来,然后说,包拯有公孙策还有什么可求的呢。
但是这句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包拯于公孙策,亦是如此。
听说人死前可以看到自己从生到死的经历,自己这是…如此么。
展昭那孩子的伤口还没有包扎,总是喜欢隐藏着伤口不说,最近因为庞籍的事情,堆积案件的公文还没有整理自己还没有誊写备份,也不知道俸禄发下来能不能够张龙赵虎那群人吃,还有借包拯的书还没有看完,看到那一页来着,似乎还有很对啊…还没有将书本还给大人。
包拯,接下来的路,如果我不能陪你走下去,五鼠也好,庞籍也好,他们都会陪你走下去的。
所以,若我们黄泉再见,我希望看到的还是大宋的包拯。

当襄阳王带着侍卫闯进天师的门时看到天师坐在那里喝茶悠哉悠哉,忽然韩彰说的地址没有错,那么想必他说的,天师要为了防止自己多疑故意把公孙策弄的伤痕累累也八九不离十了。
怒火中烧,挥手示意护卫抓住天师,天师准备周全,护卫一时那他没有办法。智化韩彰看着脸色白的可怕的公孙策,不免有些急躁,无论怎么样公孙策不能出事。
“先生…!”暂时被关押在天师住所的韩彰看着护卫压着声嘶力竭的天师,给了智化一个放心的眼神之后才小心翼翼的查看了公孙策的身体状态。
划开束缚公孙策的绳索之后,公孙策仿佛没有生命力了一样径直坠了下去,手腕不断流出的血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韩彰抿着嘴巴一手扶着公孙策,另一只手随手撕下衣服上的布条紧紧绑在公孙策的伤处靠上。
确定公孙策的血外流速度变慢之后韩彰就在天师的房子里兜兜转转的几圈,还好基本的止血的药物还有,韩彰精通岐黄,给公孙策包扎好之后。
等待蒋平过来是两个人唯一能做的。
“包大人!”公孙策似乎梦到了什么,呼吸猛的急促起来,苍白的脸色冒出密密的汗珠,刚刚被韩彰包扎好的手臂在空气中摆动着。“快走!”
然后听见公孙策微弱却坚定的呢喃“公孙策虽然只是文弱书生,但是也要保护好大人的 ”
“痴儿啊痴儿。”

包拯带着王朝马汉冲进来的时候公孙策还没有醒,正躺在床上沉睡,苍白的脸色让包拯下来一跳“公孙先生如何?”
“回包大人公孙先生已经无碍,方子我已经开好等公孙先生醒来之后一定要按时喝药。”韩彰递过去,看了一眼公孙策。包拯并没有去接方子,而是抬手整理了一下公孙策的碎发,然后弯腰抱起来公孙策。
“大人……”
包拯变身之后本来就少有人敢询问他要干什么,所以当包拯微微抬头之后全场都安静了下来,包拯抱着公孙策仿佛有什么珍视的宝物在自己手里。
“本府,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伤你的人。伤你的人本府会替你一一找回。”
韩彰忽然觉得,自己错了。痴儿到底谁是痴儿,是无论那种状态的包拯都把公孙策珍视在手心的包拯,还是那个生命即将结束也想着护包拯周全的公孙策?
“二哥。智化那家伙已经带着那人离开了,襄阳王已经被擒天师亦是如此。”蒋平笑着看着呆在原地的韩彰“大哥也赶了回来顺便带回来五弟,三哥正带着庞籍和子云先生赶回来,我们还能看场审襄阳王的戏,在楞一会可看不到了啊。”
韩彰不可置否的跟着蒋平后面,襄阳王的案子绝对不可能直接宣判,等各方证据送来才能判案。
更重要的是,包拯在等公孙策一起醒来给这个案子一个了断。

下一棒: @沧和
————————————

包策细水长流。喜欢他们也是一种幸运。
包策好啊,来磕包策吧!!指路:欢迎加入旁友,包策要伐?,群聊号码:689635554
来这里勾搭太太,一起开脑洞,愉快吃粮!

评论(4)

热度(34)

  1. 春与秋与冬破念‖破碎执念 转载了此文字
  2. 为什么是个喵啊破念‖破碎执念 转载了此文字
  3. MINERVA破念‖破碎执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