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念‖破碎执念

主韩蒋||哥哥组不定期玩耍。所以吃韩蒋么。兄弟组很好吃的x

新春贺文||团圆

大年三十的团圆饭,终于让他们吃到了。
主要cp也就是韩蒋、鼠猫、锦卢吧。私设。以及食用愉快。
那个哥哥组是玻璃渣……!!

即将过年了,陷空岛也比往日热闹了许多,早在前几日老五就飞鸽传书说要回陷空岛,信书传回来时,上面还写着蠢猫也要来让大哥多准备些鱼。
对于卢方而言自然很是开心,老五最近回岛的时间越发少了,常年跟着包大人办案,这对玉堂来说是好事是一种历练,但是偶尔也会想念也会担心自家五弟和展昭的相处怎么样。
如今展昭和小五一起回来,想必两个人的关系已经缓和的差不多了,同为侠义之士也方便相互照应。收到白玉堂的来信卢方便立刻下令,准备除夕晚宴所用的食材。
然后也应了老五的要求,多准备些鱼,本身老五就喜欢吃金色鲤鱼,而且除夕家宴必不可少的也是鱼,所以本身鱼就不少,又添了些。
二十九晚上大哥专门交代早上记得早点起来收拾收拾,但是以卢方对弟弟们的了解,总是不会太早,但是该交代的总要交代一声。

韩彰平常照看草药所以一般时间要求比较严格,天刚刚微亮的睡会就已经睁开眼睛。之后韩彰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蒋平安静的侧脸,碎发垂下挡住了眼睛,却能隐隐约约的看到睫毛时不时的颤动一下。每天早上韩彰就很享受这个过程,看着自己的爱人,乖巧的睡着,宛如整个世界的宝藏。
醒来之后,韩彰倒也不动,就这样侧躺在床上看蒋平睡颜, 蒋平睡觉有些不老实,比如现在,他侧着身子,被子尽责的一角盖在身上,一个手不老实的压在自己身上。
“泽长。该起了。”就这样看了一会,韩彰才低声叫了一句,然而和自己同卧的蒋平只是翻了个身换到另一面,然后继续睡觉。
韩彰无奈的笑笑,算了,再睡会吧,还早。凑过去把被子给他盖好,顺便将被角折进去“好梦。”
蒋平似乎感觉到了韩彰有动作,可能想到自己的睡姿是不是让二哥没有了被子,试图睁开眼睛,结果眯着一条缝,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清索性不在挣扎着睁开眼睛,立刻又闭上了,扯着自己身上的被子往韩彰的方向盖了盖才蹭了蹭枕头安心睡了过去。
韩彰自然看到了这一幕,心底最柔软的部位被感动地一塌糊涂,凑过去亲亲印在蒋平垂下的碎发上。

“猫儿,前面就是属于陷空岛水域区域了,所以你能不能先别吃了。”
“展某只是不想浪费。”展昭被白玉堂说的一愣,然后认真的看着白玉堂解释 自己在这里吃鱼的原因“而且两个没有关联吧。”
“一会到了陷空岛,大哥准备的鱼,你到时候吃不下,五爷是不会给你留的。”
“不次,浪费。”展昭比了一个没问题的动作“吃的下。”
“臭猫!!!”
自从坐上陷空岛的船之后,展昭就开始解决公孙先生特意安排厨娘做的小鱼干,白玉堂气呼呼的坐在船头,往水下看着。
展昭看着白玉堂的表现,艰难而坚定的说了一句“最多一个。”
“五爷才不稀罕你的小鱼干呢!!”白玉堂忽然转身炸毛的反驳着展昭的建议。

卢方是第一个起来的,安排着白福和麻子将水果摆好,然后自己也亲手整理起桌子上的餐具。
“大哥,早安。”
“二弟起来了?”听到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口音 卢方站直身子,眼里带着笑意“五弟快回来了,你去泡些茶吧?”
韩彰也不多言,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然后忽然想起来些什么,转身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目光触及了座椅,七个。
卢方自然注意到了自家弟弟的动作“小五长大了呢。”
韩彰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去了药房,大哥看样子还没有去锦堂大哥吧,今年依然留个锦堂大哥的位置,会不会有奇迹发生?
韩彰将枸杞挑出来,顺手抓了一把桂圆剥开,然后仔细的挑选。记得和白锦堂过的最后一个新年,锦堂大哥是匆匆从金华赶回来的,到陷空岛的时候已经过了午时。
白锦堂一进来就看见,站在门边的卢方,自家大哥身材修长单纯的站在原地就带着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分外好看。
本担心白锦堂来这么晚是不是中途出什么事情的卢方这时才安心下来“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最近这个区域不太安全,你要注意些。”
“大哥,放心吧 ”白锦堂凑过去把站在门口的大哥按在座位上,然后很自然而然坐在卢方旁边。
“大哥…!恩爱能不能等一会在秀,我好饿。”当时最小的蒋平是最受宠爱的,微弱的给单身的哥几个发言。
本以为狗粮到此就结束了,万万没想到,才刚刚开始。
然后的然后,那天锦堂大哥弯着腰当着所有兄弟,认真的把玉佩系在了大哥腰间。
然后那天大哥说了什么来着。

“二哥。”蒋平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刚刚睡醒还带着鼻音“你怎么起那么早。”
原本沏茶的韩彰,手瞬间一抖,瞬间手烧红了一片,韩彰也不在意的在衣服蹭了一下,放下手里煮沸的瓦罐,转身将自己的围巾给对方围上“又,不带出来。”
“真忘了。”
韩彰也不和蒋平计较,转身继续摆弄,然后随口问了一句“当时锦堂哥哥怎么说的。”
蒋平听到韩彰的问话,忽然就楞了,他当然知道这个指的是最后的一个春节,然后思索了一下,才开口“明年也给你们带礼物”

当时自己看着锦堂大哥给大哥带礼物,就撒娇也要。锦堂大哥笑着说了这句话,然后,以后过年就再也没有那个人的身影了,从此多了一个很像白锦堂的团子。
也就是从那年开始蒋平就再也没有忘记过给老五买一份礼物。也再也没有收过任何新年礼物。
“好了,帮我端过去吧。”韩彰揉了一把忽然陷入自己思绪里的蒋平,当年的事情谁也不愿意提起,但是却不应该被忘记。

“老五!!想死三哥了,你都多久没回陷空岛了”
端着茶杯还没有进屋就听见老三的声音了,韩彰蒋平相视一笑“三哥,你什么时候不想老五啊。见面都是想死了。”
“我一直都很想老五的。”
“二哥,四哥。好久不见。”
韩彰点点头,蒋平随手把准备好的礼物塞给白玉堂便径直坐下了。
“四哥当我小孩哄么,都多大了还准备礼物。”
“你不就是小孩子么?”韩彰忽然低声接了一句。
“二哥!!”小耗子像是被猜到尾巴一样炸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气红了脸。
“吃饭。”韩彰按照顺序一个个摆好筷子之后才抬头顺毛白玉堂“十年陈酿地藏女儿红,大哥可是让我挖了三坛。”
小耗子这时才哼哼唧唧的坐下来,一直和卢方在门前聊天的展昭听见白玉堂还带着对于自家二哥四哥联合起来的事情不满的声音“大哥,猫儿,吃饭了。”
“展大人请。”
“卢岛主请。”
当展昭做到宾客位置上,眼睛触及桌面上的饭菜之后,瞬间放了光,拿这筷子的手不受控制,仿佛有巨大磁力一半吸过去。
“大哥,今年的鱼谁做的?”
“还是刘婶他们,不过。中间有道菜是你二哥四哥做的。”卢方也不点明是哪到菜,听说展昭要来,蒋平忽然恍然大悟般的点点头,自告奋勇的要做一道菜,自家二弟又什么事情的顺着自家老四,所以两个人就钻进厨房捣鼓了半天。
白玉堂夹了一块鱼放进自己的盘子里,开始专心致志的挑刺。哥哥们在等白玉堂试出来哪个是老四做的鱼,所以没有动。
“猫儿?”白玉堂挑完刺之后夹给了展昭,才发现一向看中鱼的对方居然没夹一点点菜
“人不是还没有来齐?”展昭有些茫然的看着白玉堂,刚刚已经非常想吃的盯着鱼半天,其他四鼠也没有动筷子。
“那个地方是玉堂哥哥的。”卢方很抱歉的朝着展昭笑了笑,望着空缺的位置,沉默了一下“陷空岛往年都会给他留个位置”
“抱歉,展某…”
“不知者不罪。展大人无须介怀。”卢方倒也不在意,毕竟卢方也知道展昭之所以不用餐只是单纯的以为人没有到齐罢了。
蒋平也顺着解释了两句,主动夹了菜塞进了嘴里,因为哥哥们都没有动筷才导致展护卫误会有人未到,其实五鼠只是在单纯的等白玉堂尝出来哪个是哥哥们做的鱼罢了。
“那一盘。”白玉堂信心满满的指着靠边的一盘菜“二哥毕竟是精通岐黄,所以鱼里会有药材的味道,不过鱼的鲜美居然没有被盖住。”

陷空岛这顿饭吃的相当热闹,后面索性开始表演自己擅长的东西了,都出来露了两手,蒋平能言善辩,模仿说书的来了一段白玉堂断刀。
“你猜怎么样,那白老五的刀。”蒋平双手一拍,语调往上一挑“断啦!”
接着就听见白玉堂恼羞成怒的四哥声,卢方笑着拉住白玉堂听着老四继续模仿说书的。然后擅长飞蝗石的,擅长毒镖的,擅长箭袖的三个人还小小的切磋一番,比起来谁的进准度更高。

最后的最后,吵吵闹闹了半天,三三两两的醉了几分,蒋平拉着韩彰说要准备新年的礼花,愣三爷便招呼着准备火折子。
展昭则和白玉堂掂着女儿红晕乎的去了房顶。
卢方摇摇头吩咐白福明日在收拾残局便可,然后自己一个人掂着女儿红,慢慢悠悠的走到了后山,径坐在了白锦堂的墓前。
“小弟,近来可好?玉堂找到了自己想要走下去的人呢。”

“小五长大了,性子也收敛了不少,你就不知道,那个只会霸占东西的小耗子如今居然舍得老老实实的展护卫挑鱼刺了。”

“年三十带着人家来吃团圆饭了,一家子的人,这小耗子绝对没有和展护卫说,不过想必同意展护卫来的公孙先生和包大人早就明白小耗子的心思了吧。”

陷空岛的耗子们已经把烟花拖到院子里面,蒋平抱着炮竹一边招呼这麻子小心别摔着,韩彰放下抱着的烟花,转身接过蒋平怀里抱着的炮竹。
老五,准备好了。徐庆笑着挥挥自己手里的火折子,白玉堂应了一声,抬手扣住酒坛边缘,抬头猛的喝了一口“走,猫儿,我们去放烟花。”

“三---”展昭和白玉堂从房顶一跃而下接过徐庆准备的火种。
“二---”韩彰和蒋平并肩站在烟花前面,已经做好点火的准备。
“一---”徐庆话音一落,五个人就凑过去一起点燃了烟花炮竹。

“猫儿,新年快乐,接下来的路五爷陪你走。”
“新年快乐。”
“喂,臭猫你就这个反应么!”

“二哥,新年快乐。”
“嗯。新年快乐。泽长。”

月色清冷,酒过半坛,卢方这才停止了自斟自饮,抬手满上酒,轻轻的碰了墓碑一下,随着轻微的撞击,杯中的酒洒落些,沾湿了手指,月光下被笼罩上了淡淡的光芒,卢方也不在意指尖的酒珠,抬手饮进手中一杯酒,刹那间烟花绽放,炮竹声掩盖了陷空岛的寂静。

“锦堂,新年快乐。”

评论(6)

热度(53)